作文:故乡

http://www.qndb.net   来源:   2015-03-10
简述: 本文系第二届全国少年之星创新大作文大赛第二赛季一等奖作品起初,她是空虚混沌而黑暗。你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而光是好的,所以光和暗就分开了,光叫做白天,暗叫做夜晚。所以就有了夜晚,有了白天,有了天

        本文系第二届全国少年之星创新大作文大赛第二赛季一等奖作品

起初,她是空虚混沌而黑暗。你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而光是好的,所以光和暗就分开了,光叫做白天,暗叫做夜晚。所以就有了夜晚,有了白天,有了天空,有的土地,有的大海。——《美丽新世界》

相识

忽然,一道耀眼的光线打破了原有的沉寂。渐渐地,大了——更大了,继而,犹如盘古开天辟地般充满了我整个眸子,震撼着我每一个微小的细胞。大地磁力如母亲般伟大,令我无法回避这个世界,让我呼吸到了史前未有的温柔气息,聆听到了天地精华的灵气之音,感受到了几亿年来巨人的爆发力。
蓦的,光线暗淡了下来,周围突然围了许多人,黑压压的一片,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恍若黑暗中几道耀眼的强光,怪吓人的,就在此时,生命中的第一个哭声诞生了。
人群渐渐散开,一米阳光射在我的脸上,欣欣然的。我望着窗外,那时一片宝蓝,偶尔几团软软的棉花糖飘过,也把我的心绪带走。于是,我认识了它,它也认识了我,恍然觉得我们彼此永不分离,如鱼和水般,我沉浸在它的怀抱里,它暖暖地拥抱着我。直到许多年之后,读了余光中先生的《乡愁》,才真正明白这种讲也说不清的感受。

哪一种欢乐能扫却心中淡淡的忧愁,哪一份恬静能沉淀住内心的躁动,哪一泓清泉抹平望不见的丝丝哀痛。或许在梦中,那水乡之处,在深深的水底,在幽远的水心头——我,找到了答案——是那久违的水乡水呵,柔得让人心醉的水乡水呵。
一副似睡非睡的模样,楚楚动人,恍若千呼万唤方才驶出来的大家闺秀呵,毫无声息地流淌着。怕是弄出点儿声音来扰着水乡的平静么?怕是惊着岸上熟睡的娃娃么?怕是吓着水中的鱼儿么?蓦的,轻轻的“扑通”一声,水面泛起了淡淡的涟漪,准是哪条顽皮的小鱼儿在做着甜甜的美梦呢。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有了水,桥的姿态便也显现出来了。一道道弯弯的拱桥,不敢夸口像虹,却也像水乡女子淡淡弯弯的柳叶眉,轻轻放在幽曲温柔的水乡水上,比虹多了一道风韵,却也固然比不上虹的大气。莫忘了,它可是水乡桥呵,多情的水乡桥呵。
幽怨怕是它的本性了。踏过它的人多了,走过它的人多了,自然,见得的东西也多了。什么张家的小姐要出嫁,什么王家要搬新家,总是一些水乡人家琐碎的小事,但它也要沉默了阵子、思索一阵子,任凭底下柔水脉脉地流过。它就像一名博学的老者——它走过了几百或许几千年的历史啊。没有人知道它在想什么,但它却明白人们的心思。

人们说,水乡的男人和女人都是用水做的,都是喝着水乡水长大的。男人外刚内柔,文质彬彬;女人外柔内刚,持家有方。
总是见着几位年轻的少妇,在碧绿的水边洗涤全家老小的衣服,时不时地嬉笑一阵,是在怀念未出嫁时的情景吗?水里倒映出她们纤巧的身影,倒映出她们细嫩雪白的臂膊,倒映出她们挂在耳朵上闪闪的耳坠子,也倒映出她们的笑脸。男人们都做工去了,她们在家里家务。
不远处的河中央,一大群孩子在如水打闹,享受着童年的欢乐。岸上的几位老妇人围成一圈在说着什么,时不时的往河中央望望,或许在谈论她们的可爱的孙子孙女罢。
水乡人家,忙里也不忘偷点儿闲,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水乡人家才会如此美满和谐。 后记:蓦然回首,离开故土已有四个春秋了,那时的人和事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底,许多年过后也不会忘记。直到现在,我才了解李白《静夜思》的真正含义。

责任编辑:文文